法官支招应对校园欺凌:别逞强别隐忍 多关爱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同样,在信息化的现代社会中,大众传媒在个体社会化过程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书籍、报刊、广播电视、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对一个人形成社会规范和准则,包括对形成人生目标、信仰、价值、理想和意识形态都起着非同小可的作用。同学间的欺凌活动被当作炫耀和“警示”在他们的朋友圈中传播就是典型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发布的《校园暴力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显示,55.12%的校园暴力案件因发生口角、小摩擦等琐事而引发;涉及故意杀人罪的校园暴力案件中,更是高达67.44%是因琐事而起。

图片 1图片源于网络

在众多欺凌事件的视频中,多数施暴者采用轮流脚踢或扇掌方式集体“惩罚”某位弱势同学,颇有羞辱仪式感。这已超出了普通含义的人身侵犯,而带有“小黑帮”的性质。这类不良事件屡屡发生,引发包括家长在内的全社会担忧。

遇到欺凌,不要害怕、哭泣、顾虑,不要忍气吞声,这会让欺凌者认为你很好欺负,继续欺负你,一定要勇敢地跟欺凌者作斗争,明确自己的立场。如果因为害怕而忍气吞声,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会助长对方气焰,导致下一次欺凌事件的发生。

  巴西媒体分析认为,互联网将人们紧密联系起来,但并非每个人都能以正确的方式使用互联网。虚拟世界的传播速度快、范围广、影响力大,同时网络欺凌几无成本且有时难以追踪问责,这刺激了某些用户发布攻击性内容。米纳斯学院教授朱莉娅指出,欺凌者匿名躲在电脑或手机屏幕后面,被间接“保护”,而无需与他人面对面,“真正见面时,他们未必出言不逊。”

第二,注重家庭的作用。家长要多与孩子沟通,听听他们的心里话,要与其交朋友,平等对话,而非居高临下,直至被孩子疏远或屏蔽。

通过调研,海淀法院发现,校园欺凌或暴力行为容易助长欺凌者的攻击性倾向,导致欺凌者形成攻击性、破坏性等不良人格,慢慢地,欺凌者会产生孤独、焦虑等消极情绪,增大反社会行为发生的可能性。有调查数据表明,中小学时期的欺凌者进入社会后,犯罪概率高于平均水平。对于被欺凌者,他们则往往会遭受严重的精神创伤和生理、行为不良反应。

  “本以为一切会平息,没想到却变本加厉。”劳拉的母亲说,一些同学将劳拉的照片发布在社交网络上,并用难听的字眼对她进行攻击。劳拉最终只得转学,原本经常使用社交媒体的她也不再发布更新。

“面对欺凌你教孩子怎么办?”网上调查表明,多数家长或网友称要孩子“打回去”,也有少数人认为“不反抗不是耻辱”,因为以暴易暴并非好事。

小北因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构成故意伤害罪,最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小北的家长还需赔偿小南相关损失60万元。

  针对网络欺凌案件数量日益上升的趋势,巴西已颁布《数字犯罪法》和《互联网民事条例》,对互联网用户的权利以及义务加以限定,并禁止未经许可发布他人的个人信息。但有专家表示,该领域的法律仍需不断完善,从而更有效地制约各类欺凌行为。

解决校园欺凌,应上升至社会层面

遭遇同学欺凌 别隐忍

  在青少年看来,他人的看法以及是否在群体中被接纳至关重要。调查也证实,这一年龄段的群体更容易受网络欺凌影响,导致焦虑和抑郁,严重的甚至需要向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学家寻求帮助,“遭受校园欺凌可以躲在家里,可是面对互联网欺凌,真是无处躲避”。

第三,孩子是成人世界的反映,减少全社会的暴戾之气,也需要举全社会之力来改善环境。

“面对被欺凌的同学时,同学们不应嘲笑和躲开他们,而是要鼓励和安慰他们,或许我们在他们哭泣的时候送上一张纸巾,或者我们给他们一个微笑,这都有可能拯救他们的命运,改变他们的一生。”王晓丹强调。

  劳拉的遭遇并非个案。在巴西,校园欺凌并不罕见,而随着社交媒体的日渐普及,互联网成了校园欺凌新的“重灾区”。法国研究机构益普索最近的调查显示,29%的巴西家长或监护人称自己的孩子遭受过网络暴力,这一比例位列所有受调查国家的第二位。

张国新的三点建议引发广泛讨论,对具体界定和防范校园暴力,可以说非常及时。但我们也应看到,防范校园暴力需要举全社会之力,绝非建立学校一级的治理委员会或多安装几个摄像头那么简单——校园欺凌频繁发生,必定有更深刻的社会背景,必须到更广阔的社会场景中去找答案和解决方案。具体讲,我们要从个人成长的“社会化”因素中去找答案。

小北愤愤不平,认为自己作为堂堂班长竟然被别人揍了太没面子,于是跑回教室拿出一把锋利的蒙古刀,逼着小南当众给自己道歉。小南没当回事儿,说:“你有本事扎我一下试试?”被激怒的小北拔出刀,向小南连砍3刀,致其失血性休克。事后经鉴定,小南为重伤。

  家长也被视为是预防网络欺凌案件的重要一环。英特尔公司的安全产品工程师蒂亚戈认为,家长应控制孩子在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上花费太多时间,密切关注其上网行为,既要避免他们在互联网上遭受攻击,也要防止他们成为这些罪行的肇事者。家长也应积极做好表率,教会孩子尊重他人,尊重差异。

第一,注重大众传媒的作用。比如,校园欺凌事件中电影“古惑仔”的形象对青少年的影响很大,应将严格实行影视分级制纳入日程,规范青少年所能接触到的影视作品中的暴力和黑帮内容。

除了让孩子感受更多关爱外,还有心理专家分析,朋友多的孩子不容易成为欺负者的目标,大多数施暴者都是欺软怕硬的。因此,创造机会让孩子通过不同渠道交朋友也是预防校园暴力和欺凌的有效方法,朋友多的孩子自然会对自己更有自信。

  “她是一个漂亮且受欢迎的女孩,这却让一些同学看不顺眼。”13岁的巴西女孩劳拉刚转入新学校不久便遭遇了校园欺凌。无奈之下,家长为其更换班级。但即使远离了之前的同学,对她的欺凌却在互联网上继续。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遇到这样力量悬殊明显过大的暴力行为,一定别逞强。”海淀法院法官助理王晓丹提醒,在校园生活中,不要去挑逗比较霸道和强悍的同学,应避免与同学发生冲突,意见不合应理性沟通。校园内大家应远离操场角落、小树林等偏僻场所,上下学路上,同学们最好结伴而行,尽量不要单独行走。且日常生活中不要崇尚暴力,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与是非观。

  巴西国会议员则呼吁采取措施加强青少年的互联网教育,责令学校开设相关课程对学生加以引导。心理学家马尔多纳多认为,有必要特别告诫儿童和青少年互联网的风险,并要求他们提高自我保护意识。网络欺凌案件的当事人更多来自学校,因此校方必须积极参与监测、预防以及后期的安抚等工作。此外,还应培养青少年的自尊心和自信心,使他们在面对无理的评论和攻击时足够坚强。

其次,设置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分为两级,一为校级,二为县区级或市级。校级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由校长代表、教师代表、家长代表、学生代表、社区居民代表、社会专业人士(法律、教育、心理等)和政法机关代表等组成,并由有关部门确认,以增强其权威性。该委员会要明确议事规则,负责学生欺凌事件的调查、申诉、惩戒。若相关人员不服处理结果,可向上级委员会申诉,上级委员会组织学校代表、家长代表和校外专家等组成调查小组启动复查。

预防孩子受伤 多关爱

中国新闻周刊评论员/闫肖锋

当看到校园暴力时,一定要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想办法保护受伤害的同学。要进行双方力量评估,如果可以喝止解决,就不要无动于衷;如果直接介入不是最好的方法,可以到安全处打电话向老师求助或者报警。

在社会学概念中,社会化是一个人在特定的社会文化环境中,学习和掌握知识、技能、语言、规范、价值观等社会行为方式和人格特征,适应社会,并积极作用于社会、创造新文化的过程。影响个人社会化的因素包括家庭、学校、同辈群体和大众传媒。现在看来,同辈群体和大众传媒的影响越来越大,尤其在网络社交媒体普及的潮流下,我们尤其能看到校园欺凌事件中黑帮电影的影子和网络传播的影响力。

面对校园暴力 别逞强

图片 2图片 3

由此可以看出,琐事往往可能酿成恶果。与此同时,有不少未成年人觉得自己年龄小,出了事也不怕。海淀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庭副庭长张莹介绍,此前在校园普法过程中就发现,不少未成年人认为:“我还没满18周岁,就算犯了法也进不了监狱。”

第三,通过立法把惩戒权还给学校和教师。

此外,法官建议家长发现异常端倪时,应立即与班主任老师联系,请求老师进行调查是否存在欺凌行为。如果孩子确实被欺凌了,则建议家长通过老师进行处理,并主动配合学校工作,而不是直接找对方家长理论,避免矛盾升级。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10期

当暴力来临时,同学要尽量冷静,谨记生命安全永远最重要。“对方要钱就给钱,要物就给物,强迫你道歉就答应。”王晓丹说,此时要做的就是别激怒对方,要善于示弱,斗智斗勇。如果暴力发生在公共场所,要懂得向旁边的大人求助;如果发生在隐蔽场所,要学会观察,寻找一切可能逃脱的机会,摆脱危险处境。事后,应当立即报警或者告诉老师、家长。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解决校园不良现象,非一日之功,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开学季,法官支招如何应对校园欺凌

同辈群体亦称同龄群体,指年龄与社会地位相似的人结合形成的群体,如同学、朋友、同伴等。他们成长于相同的社会环境和生活条件,有相似的价值观,趣味相投,感情融洽,情绪易互相感染,行为易互相模仿,他们强调参与者的平等和一致,同心协力、互相容忍、共有共享。青少年尤其容易参与各类亚文化群体,集体屏蔽家长,因为那样会很“麻烦”,而谁把事情告诉家长、老师或校长,谁就是“败类”,必被惩罚后永久孤立。同辈群体在校园事件中的“威力”也可见一斑。

从小教育孩子懂得尊重他人的人格、权利,显得十分必要而迫切,家庭和全社会应更重视学生的生命教育和心理教育。法官指出,许多孩子被欺负了都不敢告诉家长,这就要求家长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应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让孩子感受到家庭和社会支持的力量,让孩子知道父母和社会都有能力保护他们,引导孩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敢于告诉家长,而不是怕被指责,“让孩子感受到更多的关爱,就会让孩子充满力量、充满智慧”。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江西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张国新提出“设立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等三点建议,以便有效预防和依法处置此类问题。

“校园暴力往往对受害者身体直接造成伤害,而校园欺凌则更多地对受害者心理造成伤害,这是二者最大的区别。”王晓丹说,孩子们在学习之余,要学会和同学友好相处,团结友爱,尊重理解他人,不给同伴起绰号,不歧视弱小的小伙伴,不与同学积怨。此外,不要将贵重物品带到学校,更不要炫耀自己的财物。

鉴于此,防范校园欺凌还应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对于如何及时发现孩子被欺凌的问题,张莹说,日常生活中,如果发现孩子表现出孤独、不自信、不愿上学、人际交往障碍等问题,或者频繁出现头痛、胃痛、失眠、噩梦等生理反应时,家长可试探性地询问孩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与孩子交谈时要保持平和心态,尽量避免“你怎么这么窝囊”等负面话语,以免使孩子产生抵触心理。孩子遭遇校园欺凌后,还可能会直接或隐晦地向家长诉说或求救,家长此时应主动跟孩子进一步沟通,找到根源,帮助孩子解决问题,引导孩子正确面对。如果家长不予重视,简单否定孩子,或者给予不正确的建议,就会错失解决问题的机会,从而导致各种问题的发生。

首先,详细定义校园“欺凌”。张国新认为,尽管2017年中国教育部等十一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对中小学生欺凌作出明确定义,但是,精神伤害、打闹嬉戏等概念本身就具有模糊性,在生活中不同利益方的认知也差异极大。他建议对中小学生欺凌进行详细定义,确定欺凌行为应包括身体伤害的暴力事件、精神上的贬低行为、言语暴力行为(如辱骂、口头威胁等)以及在网络上辱骂、攻击或披露同学隐私等。

小南被砍成重伤,这遭遇的肯定是校园暴力,那么校园欺凌是何种表现呢?“在学生们发生的玩笑和暴力行为之间,还隐藏着一种行为叫欺凌。”王晓丹介绍,根据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的相关文件,学生欺凌是指在校学生之间发生的强势一方对弱势一方进行侮辱性身心攻击,并通过重复实施或传播,使被欺凌的学生遭受身心痛苦的事件。

在这个定义中,身心攻击和遭受痛苦是最为核心的两个要素,缺一不可。那么,到底何种身心攻击,以及遭受哪种痛苦才算校园欺凌?据介绍,校园欺凌的表现形式主要有:肢体欺凌,主要包括殴打、推挤、吐口水等;言语欺凌,主要是通过口头言语进行直接攻击,比如取侮辱性绰号、辱骂、讥讽、恐吓等;社交欺凌,通过共同排挤、孤立某个学生,使这个学生被排挤在团体之外从而产生精神痛苦;网络欺凌,通过QQ/微信等网络媒介散播伤害被欺凌者的言论、图片、视频等,使被欺凌者在更大范围内被围观;财物欺凌,通过毁损对方物品达到凌辱的目的,或者向对方索要钱财获得优越感;性欺凌,是指以同学的身体特殊部位为取笑对象,拍摄、散播、描写令被欺凌者不舒服的相关图片影像。

16岁的小南是班里叱咤风云的足球队长,同龄的小北则在班里担任班长。一天体育课,班里男生分两组踢足球,小南那一组被对方踢进一球,他忍不住埋怨起守门员来。而守门员是小北的哥们,小北立马为哥们打抱不平,争执中,小南打了小北一拳,二人随后被同学劝开。

“这个想法,错!错!错!刑法第十七条说得明明白白: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张莹指出,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同样应负刑事责任。

You may also lik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