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四国考面试预测:“线上酒店”令人堪忧

图片 1

黑厨房它也互联网了,怎么办!

作为网络消费的主力,网上订餐一直是市民关注的焦点,为了加强诚信经营,保障网络订餐消费安全,近日龙湾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辖区所属企业百度外卖等主流网络订餐平台和千余家餐饮门店开展网络订餐单位法规培训会。

  • 寻找最好的教育APP–中国教育APP测评报告
  • 活动报名:移动互联时代教育机构如何再创业
  • 在线教育高峰论坛:奔跑吧,在线教育!
  • workshop:精英头脑风暴
    跨界大咖聚焦教育
  • 新浪2014中国教育盛典各大奖项投票中

图片 2

在培训会上,执法人员就餐饮卫生这一块的法规要求向在场餐饮工作者进行了深入讲解,在要求厘清商家、第三方平台、监管部门责任的同时,着重细化了第三方平台的职责,包括对餐饮服务提供者进行实地审查、实名登记、审查公示食品经营许可证、签订协议明确食品安全责任,并提出对餐饮服务提供者的经营行为和服务进行抽查和检测。

  【相关材料】

作者:小红果55 / / 评论

“强化网络订餐的食品安全监督,就要做好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监管。”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餐饮保化科科长钱加华说,线上主要是加强对第三方订餐服务平台的监管,严格控制餐饮单位上网的入口关,这就包括餐饮单位主体的合法资格审查,杜绝黑商户上线经营,线下则是强化餐饮实体店的监管。

  最近,有杭州的消费者投诉外卖商家的卫生标准不达标。记者采访发现,不少“线上餐馆”厨房卫生条件极差,食品变质,墙上还有蟑螂。一些外卖网站承认平台对商户把关不严,由于利益驱动,导致审核不够严格,把许多证照不全的小餐馆挂到网上去接单。

近日,央视报道了杭州九莲新村一带的外卖“黑厨房”,无证无照、脏乱差。镜头中,杭州九莲新村一带的外卖黑厨房,墙壁漆黑满是油污,下水沟散发恶臭,香肠和咸鱼看起来也已变质,墙上有蟑螂飞快爬行……这里没有客人上门,只卖给APP订餐的食客。其实早在两个多月前,浙江很多媒体就报道过类似情况。10月26日,记者再次赶到九莲新村,一番走访发现,较两个月前,这些餐饮店环境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很多餐饮店的证照也都放在了显眼位置。不过,受客观条件限制,这里的卫生环境确实很一般。对此,订餐网站也承认管理失职。某订餐网站负责人表示:“销售急于出业绩,上了一些资质不全的。”另一家订餐网站市场部公关经理则说:“有些商家在进驻的过程中,我们存在把关不严等等一些问题。”

据龙湾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下一步将持续开展动态抽查监管,对发现的问题将按情况采取口头警告、限期整改直至强制下线等处理方法,并协同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等机构,共同维护网络订餐环境健康有序发展。

  动动鼠标吃现成饭菜已成为一部分都市人的生活方式,智能手机普及后,各种美食APP、客户端上线,还不时推出优惠,给了宅男宅女们更大的选择余地。但央视曝光的线上餐馆乱象估计让这些食客们再也提不起食欲。

图片 3

网络餐饮服务有了“规矩”

  借用移动互联网思维,正成为一些不法分子掘金的新招数,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给人们的衣食住行带来前所未有的便利同时,也不幸沦为一些犯罪活动滋生的温床。在移动互联网提供的免费平台上,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的审查没有线下那么严格,给了黑心商家极力压缩成本的空间。缺乏诚信经营理念和社会责任感的小商家就用地沟油、过期肉,烹制出所谓的“美味佳肴”,危害消费者的身体健康。

经过微信、微博转发,这则新闻很快成为热点。不少网友在转发的同时,也表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前不久,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网络餐饮服务监督管理办法》,《办法》针对网络餐饮服务普遍存在的问题,进一步提高其入网门槛:利用互联网提供餐饮服务的,应当具有实体店铺并依法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按照食品经营许可证载明的主体业态、经营项目从事经营活动,不得超范围经营。

  【面试预测题】

套用一句流行语,媒体的报道令许多白领“累觉不爱”。一边要应对繁忙的工作,甚至来不及从容地吃口饭,另一边却还要遭受“黑厨房”的生理和心理凌虐,用APP订餐的白领肯定会很累,感觉自己不会再爱了。

外卖出了问题找不到商家赔付,是许多消费者最担心的问题。《办法》还规定: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由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赔偿。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赔偿后,有权向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追偿。

  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应用给人们的衣食住行带来巨大的便利,基于两者的“线上餐馆”已经逐渐成为许多白领的首选。但是随之而来的是部分“线上餐馆”脏乱差的卫生问题,“线上高大上,线下爬蟑螂”已经成为部分“线上餐馆”的真实写照。对此,谈谈你的看法!

“指尖时代”已经到来,移动网络已覆盖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但与移动网络的高度覆盖相对应,线上商家与用户之间的互信却没有建立起来。这一点产生的根源是:食品APP缺乏基于法律、道德自律的对线上门店资质的审查;而地方食品卫生监管部门缺乏互联网思维,跟不上网络的覆盖速度,从而放任了“黑厨房”对人们健康的危害。

《办法》规定商家入驻平台必须上传工商营业执照、餐饮服务许可证或食品经营许可证等资料,工作人员随后会对餐厅资质进行线上、线下审核。在线上验证证照信息与监管部门所公开信息是否吻合;在线下对门店悬挂证照进行复核,同时检查环境卫生;此外还有员工抽检+第三方线下审核的方式进行多重审核。

  【京佳解析】

小饭馆、路边摊的卫生条件差是个老问题,但食品类APP使问题加剧。如果没有这些APP,去线下餐馆用餐时,对于餐馆的卫生状况至少可以进行粗线条的考核。一旦有食品不卫生,现场追责也能促使餐馆经营者注意卫生。问题是,食品APP的大规模覆盖,带来高速便捷用餐体验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大的隐匿性。线上看着是“高大上”的美食,实际送来的则是“黑外卖”。再说,制作环境的恶劣,对最后成品的影响是隐性的,只要没有糟糕到食物中毒,用户们大多就得过且过了,这更加重了食品APP背后的“黑厨房”流毒于世。

相关新闻:公厕也能注册为餐馆 3天拿到“营业执照”

  伴随着生活节奏的不断提速和快餐文化的深入人心,简单快捷方便已经成为众多白领的意识首选。在日常饮食方面,由于时间的匮乏以及实体餐馆的拥挤和排队现象,再加上依赖于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简单方便的手机饮食APP的广泛推广,使得线上订餐正逐渐取代线下餐馆成为许多白领的首选。

政府监管部门互联网思维的匮乏,使得这些“黑厨房”更成为法外之地。当前,各行各业都在说“互联网思维”,其核心是去中心化、扁平化和互动性等,但在食品卫生这样本来就需要高强度监管的领域,政府监管部门却没能跟上互联网思维的步子。路边的小餐馆通过食品APP的扁平化、高互动性,使得餐饮交易的产生和完成更加快速、隐蔽,藏污纳垢的情况也越来越多。可是,政府监管部门的执法思维还停留在开着执法车路边挨家敲门查证件的阶段。

厨房就在厕所里,这样脏乱差的外卖餐厅为何能顺利营业?记者暗访揭露网络订餐平台“潜规则”——

  但是线上餐馆在给予人们方便的同时,也暴漏出众多问题,其中“线上美如画,线下脏乱差”正是对部分线上餐馆卫生问题的精准描述。造成如此的原因。我认为除了与商家自身的道德缺失有关外,还与目前我国在网上订餐行业管理和监督制度的不完善有关,这也导致相关的网络平台受到利益的驱使为了提高覆盖率吸引消费者,对商户把关不严,尤其是在对商户的证件审核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面对令人恨不能吐出去年年夜饺子的“黑厨房”,政府监管部门既要一如既往地监管好传统实体餐饮企业的食品卫生质量,还要树立互联网思维。增加网络渠道收集投诉是一点,除此之外,还要针对性地监督线上平台和线下商家。对于线上餐馆,要加大对其执业资质的抽查力度,而对那些不能很好地审核线上企业资质的平台,则要进行具有足够威慑力的查处。不要说工作压力太大,人力物力不够,监管者自己下载一个APP,实践一下就能获得一手市场信息。

去年3·15期间,新快报记者实地调查了广州一些外卖平台加盟餐馆,发现多家外卖平台上光鲜亮丽的加盟店,实际上环境差到不堪入目,而且很多都是无证经营。一年过去了,如今这些外卖平台加盟店的情况有没有改善?网络送餐平台是否已经规范?近日,记者组成广东3·15晚会调查组,再次暗访网络外卖平台现状,发现情况仍让人担忧。脏乱差的小餐馆只需要给中介一点小钱,就可以顺利通过平台审核。调查组记者用公厕和停车场作为地址申请开店,竟然都能通过网上审批流程。

  因此,为了有效的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致力于食品类APP运营的公司来说,互联网思维则表现为信任感的营建。就像风靡一时的褚橙一样,食品类APP若想做出规模和成绩,也需要有情怀做支撑,而这个情怀的基础是:长久的、消费者的信任。一些网上购物平台之所以较为成功,是因为有“不满意就退货”的机制,但将热气腾腾的饭菜吃进肚子,难道还能吐出来吗?这就更需要网络平台对线上餐饮企业的监督、筛选。信任问题不能解决,食品类APP藏污纳垢的隐忧就不能打消,那么,覆盖再多城市、引入再多商家也是枉然。

送餐员有时忍不住劝消费者不要点

  首先,在法律上政府该尽快完善相关的法律制度,这样才能坐到解决纠纷时有法可依。

来源:沈阳晚报

高楼林立的广州市区,有着许多写字楼,也夹着极具广州特色的城中村,这成为广州一景。每天中午,身穿各种外卖平台送餐制服的外卖小哥,穿插在闹市和城中村之间送餐,将高端写字楼与阴暗潮湿的城中村连接起来。从事外卖送餐行业半年多的阿权告诉调查组记者,如今他每天都要送300多份外卖,“点外卖的人越来越多了,加盟外卖平台的店铺也越来越多了”。虽然他每天都不断接单,不需要担心收入问题,但送餐时在餐馆内的所见所闻却让他内心十分不安。

  其次,相关监管部门也要加强监管力度,对网上订餐网站和外卖APP公司等经营者的经营资格进行审查,提高准入门槛。规定订餐网站、外卖APP公司和实体商家签订合同,明确双方权责。同时,监管部门也要对网上餐厅进行定期排查,不符合卫生标准的,要坚决取缔。同时外卖app公司也要加强对商户的严格审核,提高商家的准入门槛。

“很多新开的店都是在城中村一些阴暗的角落,非常难找,而且内部环境脏乱差,十分恶心,但有些店因为便宜,生意很火爆。”阿权对调查组记者直言,每次到这些餐馆取餐时,他都觉得自己是“帮凶”,因此还试过在将快餐送到消费者手中后,顺便奉劝其不要再帮衬这家餐厅。

  当然也要发挥消费者的监督作用,鼓励消费者在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要敢于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向相关部门投诉。

脏乱差餐厅竟然可以办妥所有证照

  最后,线上餐馆的食品卫生问题的背后,是网络交易中诚信的缺失。因此,最为根本的是要建立一个良性的道德诚信网络社会,让在网络上进行交易的人们意识到网络上的行为与现实中无异,任何想钻空子的行为都会得到相应的惩罚。

接到阿权的报料后,广东3·15晚会调查组记者立即行动。这一天上午11时许,调查组记者在广州市天河区石牌村一带看到,很多餐厅里顾客寥寥无几,厨房里却忙得热火朝天。11时30分,调查组记者走进藏身于阴暗巷子中的一家名为湖南人家的餐馆,看见厨房四壁乌黑,没有任何通风防火设施,垃圾桶和没有任何遮罩的煤气罐放在一起。而就是这样一家店面,不到5分钟时间内就有十几个身穿制服的外卖小哥前来取餐。而在不远的另一家餐馆,厨房竟然就在厕所里面。

记者发现,这家餐馆中很多菜品都被胡乱摆放在厕所内临时搭建的一个平台上,旁边两个大盆里面装着不知名的液体,与青菜放在一起。记者问这样的条件怎么能开餐馆,老板听后十分坦然地回答:“一开始是不能开店的,但现在我们的证照都办齐了。”

厕所与厨房合二为一,卫生条件可想而知,可记者了解到,就是这样的一家店却早已经加盟了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而相关的证件在2016年10月才办妥。那么,在此之前,餐馆老板是如何在无证无照的情况下加盟外卖平台的呢?

通过实地审核有窍门:给200元红包

在暗访过程中,不少店主都对调查组记者表示,他们是通过外卖代开中介才成功开店。他们口中的“外卖代开中介”是否真的这么厉害?近日,记者在QQ上搜索代办外卖店等关键词,搜到了上百个代开店铺的QQ群,并联系了一位自称可以代开店铺的店家。在得知记者想加盟美团外卖店铺时,对方没有询问任何关于店铺的信息,称只要记者提供手持身份证正反面的照片,以及店名、电话等资料,在缴纳680元后即可办理。

调查组记者将广州市越秀区建设中马路的公共厕所作为店铺地址发给对方。3天后,对方通知记者,以这个公厕为店铺地址的餐馆已经通过了网上信息审批关,同时还将一份不知道从哪里办来的“营业执照”,以及法人代表信息等材料发给记者,并详细说明如何应对美团外卖平台接下来的实地审核。

“实地审核是最后一个步骤,但实际上‘形同虚设’。如果你还没有营业设施,或者担心店面不过关,就和来审查的人约个别的地方见面,就说油烟机在仓库,正在找房子。给他个红包,一线城市200元左右,其他的就不到200元就行了。业务员跟当地店铺挂钩,拿提成的,不会为难你。”该中介小哥轻车熟路地向记者提点一番。

随后,调查组记者又尝试联系另一个同样自称可以代开店铺的中介,这次记者要开通的是饿了么外卖平台,店铺地址则是记者胡编出来的一个位于越秀区环市东路附近的停车场。这一次,不到30分钟,记者的“餐厅”就开张了,而且已经可以成功接单营业。

回应

外卖平台开展内部调查

下线违规餐厅

调查组记者了解到,广东3·15晚会录制并播放以后,广东省食药监局的工作人员立即对问题餐馆进行了执法检查,同时约谈了包括美团、饿了么在内的网络订餐平台。节目播出前,美团也致函调查组,称已经展开内部调查流程,同时配合各地食药监部门严格监管网络订餐后厨卫生,严管开店流程,严查黑中介。

昨日,饿了么平台也对此作出回应,据其介绍,该平台对于商户资质会进行三阶段审核,在此过程中,平台一旦发现商户违规操作,将立即对不合规商户进行下线处理,并对审核不严和未及时到线下复审的相关人员予以严厉处罚。同时,对于不法中介利用不属于申请商户的证照信息提交线上审核的行为,平台将加大惩处力度。今年3月以来,饿了么进行严格的自查自纠,一周内对平台上超过100万户商家开展飞行检查,共查出并下线违规餐厅5257家。其中,广州共下线了39家违规餐厅,目前违规餐厅名单已同步提供给各地食药监部门供进一步处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