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河南公考面试热点:现实版“偷天换日”

  【背景链接】:

河南正阳“小偷反腐”生态:官不敢认 警察分赃

摘要:小偷王胜利被抓获后,家里大门经常紧闭,门上有多处通知交水费交电费的留言。
核心提示:
一个小偷团伙专门行窃官员的住宅和办公室。驻马店市现辖9县3区,王胜利团伙至少盗窃过其中5个县的多名县处级官员。
一位纪检官员称,该盗窃团伙摸准了官员的心理,很…

  一个小偷团伙专门行窃官员的住宅和办公室。驻马店市现辖9县3区,王胜利团伙至少盗窃过其中5个县的多名县处级官员。一位纪检官员称,该盗窃团伙摸准了官员的心理,很少有官员去报案。
2012年底,该盗窃团伙被捉获后,却因为警方和被偷窃官员各有“软肋”,令简单的盗窃案衍生出一系列的生态链。被窃正阳县县委书记赵兴华抓住一办案警察曾向上级行贿的软肋,迫其修改笔录。办案警察抓住被窃官员担心巨额财产被公布的软肋,私分部分被窃财物。而赵兴华被双规后,拘押在看守所的“小偷”王胜利试图抛出更多被盗官员,以求立功减刑。
小偷、官员、警察,每个人都有“软肋”被别人拿住,这一生态链相互交织的背后,是腐败、权力、利益的交织。目前,正阳县县委书记赵兴华因经济问题已被纪委带走调查。

一个小偷团伙专门行窃官员的住宅和办公室。驻马店市现辖9县3区,王胜利团伙至少盗窃过其中5个县的多名县处级官员。

图片 1

  【京佳预测】

一位纪检官员称,该盗窃团伙摸准了官员的心理,很少有官员去报案。

  ”小偷”王胜利被抓获后,家里大门经常紧闭,门上有多处通知交水费交电费的留言。

  前不久,某县警方抓获一个专门偷盗该县官员干部的盗窃团伙,而涉及到的官员干部纷纷向办案民警说情,让其修改笔录,把偷盗金额改小,对此现象你怎么看?

2012年底,该盗窃团伙被抓获后,却因为警方和被偷窃官员各有“软肋”,令简单的盗窃案衍生出一系列的生态链。

  核心提示:

  【京佳解析】

2011年9月30日夜里,“小偷”王胜利用千斤顶撬开了驻马店正阳县县委书记赵兴华住室的后窗。

  一个小偷团伙专门行窃官员的住宅和办公室。驻马店市现辖9县3区,王胜利团伙至少盗窃过其中5个县的多名县处级官员。

  近年来,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许多奇葩的反复方式也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比如“小三反腐”,还有题目中出现的“小偷反腐”,这也充分说明了我们的反腐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题目中所说盗窃官员的小偷落网后,官员竟然找民警说情让其修改笔录,我认为这反应出来许多问题:

在王胜利的带领下,5人偷窃团伙从赵兴华住室盗走财物达100多万元,“还有两箱茅台。”

  一位纪检官员称,该盗窃团伙摸准了官员的心理,很少有官员去报案。

  首先,这说明了相关政府官员以及办案民警党性原则不强,缺乏职业操守,置法律法规于不顾,借用自己的权利非法敛财。

这是正阳县刑警大队长朱玉东抓获王胜利后突击审讯出的情节。

  2012年底,该盗窃团伙被捉获后,却因为警方和被偷窃官员各有“软肋”,令简单的盗窃案衍生出一系列的生态链。

  其次,这也说明了我们的部分政府部门间存在着官官相护的情况,部门间缺乏相互监督。

案子涉及时任县委书记,且涉案金额巨大。更让朱玉东感到烫手的是,王胜利团伙交代的案件源源不断,每个案子的涉案额都较大,而几乎所有案子背后,都牵涉本县或者邻县的县处级官员。

  被窃正阳县县委书记赵兴华抓住一办案警察曾向上级行贿的软肋,迫其修改笔录。办案警察抓住被窃官员担心巨额财产被公布的软肋,私分部分被窃财物。

  第三,这也反应了上级政府部门的监察不利,如果这个小偷的事情不败露的话,相关政府官员和民警,估计还在逍遥法外,所以这也说明了上级部门的监管缺失。

专偷官员的“江洋大盗”

  而赵兴华被双规后,拘押在看守所的“小偷”王胜利试图抛出更多被盗官员,以求立功减刑。

  所以要想尽快解决题目中所出现的问题,维护法律尊严,我认为我们政府还要做到以下几方面努力:

河南省驻马店市正阳县的官员和百姓更愿意把王胜利称作“江洋大盗”。

  小偷、官员、警察,每个人都有“软肋”被别人拿住,这一生态链相互交织的背后,是腐败、权力、利益的交织。目前,正阳县县委书记赵兴华因经济问题已被纪委带走调查。

  首先,我们政府工作人员还要继续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继续学习八项规定相关政策,经常把焦裕禄精神作为一面镜子,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反复照一照自己,深入查摆自己在思想境界、素质能力、作风形象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努力向焦裕禄同志看齐,从今天做起,从眼前做起,从小事做起,像焦裕禄同志那样对待群众、对待组织、对待事业、对待同志、对待亲属、对待自己,像焦裕禄同志那样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努力做焦裕禄式的好党员、好干部。

34岁的王胜利是驻马店市上蔡县黄埠镇小王营村人。2005年起,王胜利就将偷窃目标锁定为政府机关办公楼。

  2011年9月30日夜里,“小偷”王胜利用千斤顶撬开了驻马店正阳县县委书记赵兴华住室的后窗。

  其次,我们应该加强社会监督,尤其是群众监督,实行政务公开,让政府的权利在阳光下运行。

上蔡县人民法院一份2007年的判决书显示,2005年王胜利和他的另外三名同县同伙四次偷窃上蔡县、汝南县等县的行政机关。

  在王胜利的带领下,5人偷窃团伙从赵兴华住室盗走财物达100多万元,“还有两箱茅台。”

  第三,我认为上级部门应该加大监察力度,比如,上级部门可以经常以明察暗访的形式不定时的到下级部门去检查,一旦发现问题,要及时解决,发现有出现问题的政府官员,要严加惩治,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2007年,王胜利因犯盗窃罪、且是主犯,被判有期徒刑5年,2010年12月出狱。

  这是正阳县刑警大队长朱玉东抓获王胜利后突击审讯出的情节。

  我想通过我们大家共同的努力,多措并举,多管齐下,我们的政府会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而我们的国家也会更加繁荣富强。

出狱后不到半年,王胜利再次开偷,这次他将目标锁定为县处级官员的住宅和办公室。

  案子涉及时任县委书记,且涉案金额巨大,但更让朱玉东感到烫手的是,王胜利团伙交代的案件源源不断,每个案子的涉案额都较大,而几乎所有案子背后,都牵涉本县或者邻县的县处级官员。

  本文由京佳教育[微博]供稿

起诉意见书显示,2011年9月至11月,王胜利等潜入正阳县县委书记赵兴华处、平舆县委书记王兆军处、西平县委书记张金泉处盗窃。2012年12月30日,潜入南阳市唐河县县委书记刘明杰处盗窃。河南省纪检系统一名干部透露,王胜利团伙从这四处实际上盗得的财物分别为100多万元、80多万元、90多万元、30多万元。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此外,王胜利等人还“光顾”过遂平县付自成、平舆县龚红勇、泌阳县孙留平等官员的住所。驻马店市现辖9县3区,该团伙至少盗窃过其中5个县的多名县处级官员。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9月8日,曾与王胜利在看守所被关在同一监舍的舍友回忆,王胜利在看守所说过,他现在瞄准的就是县委书记、县长和财政局的局长,每次盗窃前,他会反复踩点,甚至观察数月之久,所盗窃的官员多有“问题”。

更多

9月5日,驻马店市一名官员称,王胜利等人专盗官员住宅,是因为捏准了一些官员的心理,“这些人不干净,他料定他们不会报警。”

据河南纪检系统一名干部透露,被盗后,官员多未报警。

办案警察被施压修改笔录

王胜利团伙被警方锁定,源于其2012年12月7日的一起盗窃。这天夜里,王胜利和团伙成员进入正阳县南环路信用联社院内武兰喜住宅偷窃。武兰喜是正阳农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武家失窃1万余元,被盗次日报警,正阳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当年12月30日凌晨4时许,王胜利等4人在京珠高速遂平县出站口抓获,另一同伙两月后落网。

正阳县公安局当时办理此案的分别是刑警队大队长朱玉东、刑警一中队队长孙辉等4人。

据媒体报道,案犯擒获,当参与审讯的警察得知县委书记赵兴华也被盗巨款后,当地警方主要负责人第一时间和赵取得联系。然而,赵兴华说,他被盗没那么多,就几千元钱而已。得到领导“暗示”后,办案警察迅速修改了笔录,赵兴华直接签字,原本100多万的被盗数额,修改成6040元。

9月8日,河南纪检系统一名干部说,办案警察并非是得到公安局领导“暗示”后修改笔录,赵兴华至少给公安施加过3次压力。

该干部透露,赵兴华之所以能拿住负责此案的朱玉东的软肋,据赵兴华被双规后交代,早在2009年1月,在原正阳县公安局长姚华银的帮助下,时任正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的朱玉东被调整为真阳派出所所长。随后,姚华银收受了朱玉东所送的人民币100000元。为了以后继续得到提拔照顾,朱玉东2009年中秋节、2010年春节前分别送给姚华银人民币5000元、10000元,姚华银均收受。朱玉东得知赵兴华知道此事,只得去修改笔录。

昨日,一名知情人透露,朱玉东和办案警察受到赵兴华压力后,找到了王胜利并告诉他,笔录上写的盗窃金额小,到时候被判刑就少。王胜利当即明白。

该名知情人见到过修改后的笔录,“在这份新的笔录上,赵新华的被盗金额变成了6040元,笔录上有王胜利的签字及手印。”

据公开报道,王胜利团伙被抓获的2012年12月30日凌晨,由于刚在南阳市唐河县实施过盗窃,车上有数十万元的现金,以及6块金条和40块玉石等大量赃物。

但王胜利在看守所曾对同监舍的狱友提到,最初他向警方供诉时提到偷窃过玉石,但修改后的笔录,没有了玉石;且修改后的笔录涉及的金条较小,而他们偷的较大。

一名知情人士也称,王胜利曾说,新修改的笔录上,自己偷的较大的金条,被改成小的,“他怀疑警察把原本的金条卖掉,换成了小的充数,玉石也被办案人员瓜分。”

该知情人士分析,办案民警之所以将大金条换成小金条,玉石等物也不翼而飞,一来是,修改后的笔录涉案金额较小,与起获的赃物对不上。再者,办案人员可能也捏准了官员的心理,料定失窃官员不敢来认领失物,“可以肯定的是,赵兴华被盗的100余万元财物没有归还他本人,可能被办案人员瓜分了。”

今年,修改笔录的事情暴露后,有媒体报道,朱玉东和孙辉因徇私枉法罪和滥用职权两项罪名被刑事拘留,另外两名民警暂返回刑警队工作,等待进一步处理。

“有消息说,暂返回刑警队工作的两人,是因为被分的赃款没拿走,存在原刑警队内勤,所以被放了。”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9月9日,新京报记者向孙辉家属求证,但家属拒绝了采访。

“如果不是赵兴华被双规,这件盗窃案可能就这么过去了。”9月5日,驻马店市一名在法院工作的人士称。

2013年8月,正阳县公安局对王胜利团伙的盗窃事实尚在调查中,正阳县县委书记赵兴华突然因经济问题被上级纪委带走调查。

据媒体报道,在接受纪委调查期间,赵兴华供述其在住所内的100多万元现金被小偷偷走。当纪委工作人员到正阳县公安局查阅案卷时却发现,王胜利等犯罪嫌疑人的笔录上,关于赵兴华被盗窃的金额只有6040元。

但直到今年3月底,王胜利团伙盗窃案在正阳县人民法院开庭,正阳县检察院的起诉意见书上,涉及盗窃赵兴华的金额,仍是按照修改过的笔录起诉:6040元。

9月5日,驻马店法院系统一名负责人称,警方和检察院调查了一年多,依然没有对“6040元”进行更正,“这样的庭审公正度值得探讨。”

据了解,今年4月,驻马店市纪委、驻马店市检察院等多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始重新调查王胜利团伙盗窃案。

知情人称,负责此案的警察朱玉东和孙辉随后被刑拘。

今年3月底,正阳县人民法院审判庭上,王胜利针对起诉书指控的内容,不停说“与事实不一致”。

驻马店法院系统一名知情人透露,刚被抓时,王胜利告诉律师,自己可能判个三五年就能出去。但9月8日,王胜利曾经的狱友说,就在开庭前,王胜利提到,被他偷过的官员有的落马了,他偷盗的数额也瞒不住了,但现在看来他至少得坐10来年牢。

知情人透露,在庭审现场,对一笔涉案千余元的盗窃行为,王胜利当场表示与事实不一致,而对于一笔数目巨大的盗窃额,起诉书上所对应的数额较小,王胜利也表示“真实的数额要高”。

知情人透露,今年7月,联合调查组在讯问王胜利时,王提出想找一名的律师咨询什么情况下能立功减刑。

一名执业近20年的律师随后会见了王胜利。王胜利告诉律师,自己手里还有盗窃其他官员的线索,“我如果说出来算不算立功?”但王胜利未透露他还有哪些线索。

王胜利被抓时的新闻称,盗窃团伙交代50余起的犯罪事实,但3月底开庭的起诉书上,只提到了27起。驻马店法院系统一名工作人员认为,王胜利团伙可能还有多起盗窃事实未被起诉,“可能涉及更多官员。”

据媒体报道,被盗90万元的时任西平县委书记张某听闻盗贼被抓并供出盗窃数额后,两次来到正阳县,最终改为被盗现金3万元。平舆县县委书记王某也曾委托平舆县警方主要负责人来正阳说情,把被盗金额30多万元改成了300元。

昨日,就上述媒体报道,新京报记者向张某和王某本人求证,张某目前已调任驻马店职业技术学院担任党委书记,张称,这件事现在成立了调查组,正在调查,他不方便说什么。而平舆县委书记王某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9月8日,河南纪检系统一名干部证实了这一说法,“基本属实。”

连日来,新京报记者从多个渠道求证以上消息的真伪,但驻马店市、南阳市多个县的官员对此均保持缄默。驻马店市一名地方官员称,王胜利团伙盗窃案几乎撼动了整个驻马店地区的官场,“不排除还有官员牵涉其中。”

新京报记者 张永生 河南正阳 报道(原标题:河南正阳“小偷反腐”生态链
驻马店5县多名县处级官员被团伙盗窃巨额财物;官员迫警察改小被盗金额;警察或私分部分赃物)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